奥博平台官网

2020-04-01 03:23來(lai)源: 中國科學院院刊(kan) 作者: 潘(pan)家華(hua)

特朗普zhao)紀順(shun)觥棟ba)黎協定》,不huan)岫浴鞍ba)黎氣候進程”帶來(lai)顛覆(fu)性(xing)的破壞dan) 炊ke)能有助(zhu)于(yu)增進國際氣候進程的其他引領者、中堅者、協力(li)者和參與(yu)者的共識,強化立場。

不論特朗普退與(yu)不退,《巴(ba)黎協定》所(suo)規定的進程不可(ke)能一帆風順(shun)chang) 豢ke)能毫無阻力(li)、毫無懸念、毫無困難地實(shi)現目標。中國作為全球氣候治理(li)的引領者,不必(bi)自(zi)我拔高去充當主導者,也不必(bi)自(zi)我降格以求(qiu)隨大流。

美國退��shun)觥棟��ba)黎協定》的負(fu)面沖擊和正向效應


全球應對氣候變化行(xing)動(dong)回顧

氣候變化問題(ti),因科學事實(shi)而緣起(qi),因國家利益而紛爭,因國際政治而彷徨(huang)。

1992年世界主要(yao)國家達成(cheng)全球共同(tong)應對氣候變化的《聯合(he)國氣候變化框(kuang)架公約》,歷經“自(zi)上(shang)而下”速(su)減低碳之1999年《京都議定書》模式“零和博弈”無贏結局的困惑,隨後從巴(ba)厘島(dao)會(hui)議的多軌(gui)並行(xing)到2009年《哥本(ben)哈根協議》 “三軌(gui)合(he)一” 的功虧一簣(kui),最(zui)終(zhong)到2015年達成(cheng)“自(zi)下而上(shang)”的廣泛參與(yu)、自(zi)主貢獻、且行(xing)且調整(zheng)的《巴(ba)黎協定》無輸導向行(xing)動(dong),終(zhong)于(yu)迎來(lai)全球氣候治理(li)的革(ge)命性(xing)突破。


相(xiang)對于(yu)《京都議定書》歷時8年坎坷而殘缺(que)不全的生(sheng)效,《巴(ba)黎協定》不到1年時間(jian)即滿足(zu)生(sheng)效條件(jian)而進入(ru)實(shi)施階(jie)段(duan)。


三軌(gui)合(he)一——2007年,印尼(ni)巴(ba)厘島(dao)的聯合(he)國氣候會(hui)議就《京都議定書》第二承諾期(qi)談(tan)判明確京都締約方發達國家、非(fei)締約方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氣候行(xing)動(dong)等內容,即“三軌(gui)並行(xing)xiao)鋇奶tan)判,繼而在2009年哥本(ben)哈根氣候會(hui)議上(shang)形(xing)成(cheng)一攬子的《哥本(ben)哈根協議》,但《哥本(ben)哈根協議》並沒(mei)有獲得(de)通過即夭折了。然而,哥本(ben)哈根談(tan)判達成(cheng)的“三軌(gui)合(he)一”的法(fa)律(lv)構架,得(de)以zai) 棟ba)黎協定》中傳承並強化。

而2020年04月01日,特朗普終(zhong)于(yu)明確宣布退shun)觥棟ba)黎協定》。盡管(guan)國際社會(hui)已(yi)經有足(zu)夠的心(xin)理(li)預(yu)期(qi),但還gu)且 聳瀾綞浴棟ba)黎協定》所(suo)啟動(dong)的“巴(ba)黎氣候進程”的普遍擔(dan)心(xin)。

《巴(ba)黎協定》仍會(hui)繼續,不可(ke)逆轉

從《巴(ba)黎協定》所(suo)規定的“巴(ba)黎機(ji)制”看(kan),其特點在于(yu)“穩”bao) mei)有急于(yu)求(qiu)成(cheng)的強制目標,沒(mei)有針(zhen)對不作為的懲罰要(yao)求(qiu)。

遠(yuan)景目標——相(xiang)對于(yu)工業革(ge)命前an)桓哂yu)2℃,並探討不高于(yu)1.5℃的可(ke)能性(xing)
中期(qi)目標——是(shi)在21世lan)拖擄ban)葉實(shi)現溫室氣體淨(jing)零排(pai)放
近期(qi)目標——是(shi)盡早(zao)實(shi)現溫室氣體排(pai)放峰值

可(ke)見,《巴(ba)黎協定》的目標是(shi)明確的,但實(shi)現的時間(jian)是(shi)具有彈性(xing)的。各締約方對于(yu)“巴(ba)黎目標”bao) mei)有法(fa)律(lv)約束性(xing)的承諾dan) 揮(hui)凶zi)主決定的貢獻。因而,《巴(ba)黎協定》作為一個國際shi)fa)律(lv)文件(jian),從執(zhi)行(xing)層(ceng)面上(shang)講,似乎不存在“存”或(huo)“廢”的nai)侍ti),從這一意義(yi)上(shang)講,“巴(ba)黎氣候進程”不可(ke)能逆轉。

“特朗普現象”的存在,表明國際社會(hui)需正視挑戰,不必(bi)“揠苗助(zhu)長”期(qi)望(wang)提(ti)前實(shi)現“巴(ba)黎目標”。中國有句民(min)諺,“an)慌pa)慢(man),就tuan)掄盡保(bao) 灰yao)方jiao)蠣魅罰 鉸奈(nai)冉。 鎂夢 Γ 死嚶Χ雲蟣浠 吶 li),必(bi)將修(xiu)成(cheng)正果。

負(fu)面影響(xiang)的正能量


普遍而言,國際社會(hui)看(kan)重美國,希望(wang)美國能夠擔(dan)當起(qi)“帶頭大哥”的作用,與(yu)國際社會(hui)一起(qi),推進“巴(ba)黎氣候進程”bao)歡雜yu)特朗普zhao)紀順(shun)觥棟ba)黎協定》,人們普遍表現出失(shi)望(wang)、無奈(nai)、困惑,甚至憤怒(nu),但人們所(suo)擔(dan)心(xin)的5個負(fu)面影響(xiang)也正是(shi)5個正能量所(suo)在,對推動(dong)《巴(ba)黎協定》更加有力(li)。


1
對國際政治意願動(dong)搖的擔(dan)心(xin)

《巴(ba)黎協定》談(tan)判中,中美lan)付攘 鄭    he)聲明,共同(tong)提(ti)交批準文書,表現出強有力(li)的國際政治引領作用。

負(fu)面沖擊

盡管(guan)美國在《巴(ba)黎協定》排(pai)放格局中的地位相(xiang)對于(yu)“京都時期(qi)”有所(suo)弱化,但還gu)搶shi)累積的nai)率移宓諞慌pai)放大國、當前乃(nai)至于(yu)今後相(xiang)當長一段(duan)時期(qi)的第二排(pai)放大國。

美國在經濟上(shang)和軍(jun)事lv)系木鄖渴頻(pin)匚唬 膊皇shi)其他經濟體可(ke)以簡單挑戰的;美國的技術優勢,在全球處于(yu)總體的領先地位。因此(ci)一旦美國表現出動(dong)搖,人們自(zi)然認為這是(shi)全球應對氣候變化國際政治意願的弱化。

《巴(ba)黎協定》談(tan)判中美聯手——2014年,北(bei)京APEC會(hui)議期(qi)間(jian),中美兩國政府發表聯合(he)聲明,隨後在2015年紐約聯合(he)國峰會(hui)上(shang),中美兩國元(yuan)首zi)俁確   he)聲明,強烈推進《巴(ba)黎協議》的達成(cheng);2016年9月,中美兩國首腦(nao)zai)諍hang)州20國集團(tuan)(G20)峰會(hui)期(qi)間(jian),共同(tong)向聯合(he)國秘書長遞交批準文書,促成(cheng)《巴(ba)黎協定》的生(sheng)效實(shi)施。


在氣候變化談(tan)判中,美國是(shi)“傘形(xing)wei) tuan)” 的“首席代表”bao) 敲礎吧︵xing)wei) tuan)”其他成(cheng)員國(如日本(ben)、澳大利亞、加拿大)是(shi)qian)fu)也會(hui)如同(tong)“京都氣候進程”一樣,步美國後塵?


正向效應

在2017年5月的G7峰會(hui)、6月的G20峰會(hui)上(shang),關于(yu)氣候變化和《巴(ba)黎協定》,與(yu)會(hui)國形(xing)成(cheng)涇渭(wei)分明的6對1、19對1格局,美國的“特立獨行(xing)xiao)保(bao)  mei)得(de)到任何(he)“盟(meng)友”的點贊和參與(yu),表明美國退shun)齙墓鋁 褪瀾繽tuan)結推進“巴(ba)黎氣候進程”的狀況。


 傘形(xing)wei) tuan)(Umbrella Group)——是(shi)一個區(qu)別于(yu)傳統西方發達國家的陣營劃分,用以特指在當前全球氣候變暖議題(ti)上(shang)不同(tong)立場的國家利益集團(tuan),具體是(shi)指除歐盟(meng)以外的其他發達國家,包括美國、日本(ben)、加拿大、澳大利亞、新西蘭(lan)、挪威、俄(e)羅斯、烏克蘭(lan)。因為從地圖上(shang)看(kan),這些國家的分布很像一hua)選吧 保(bao) 蠶笳zheng)地球環境“保(bao)護傘”bao) gu)得(de)此(ci)名。這些國家多拒(ju)絕參與(yu)談(tan)判xiao)毒┐家槎ㄊ欏返詼信燈qi)的目標。

2
對氣候資(zi)金缺(que)口的擔(dan)心(xin)

負(fu)面沖擊

應對氣候變化需要(yao)資(zi)金,發達國家可(ke)以自(zi)籌(chou)或(huo)依靠(kao)市場,而廣大的發展中國家,尤其是(shi)欠(qian)發達國家、內陸發展中國家和小(xiao)島(dao)嶼(yu)發展中國家,發展水平低ting) 虼噯跣xing)強,資(zi)金內生(sheng)能力(li)弱,資(zi)金對外依lai)娑卻蟆R壞├攔魑 zui)大的發達國家明確退shun)觶 棟ba)黎協定》所(suo)預(yu)期(qi)的全球應對氣候變化的資(zi)金缺(que)口,必(bi)將阻礙(ai)“巴(ba)黎氣候進程”。應該(gai)meng)擔(dan) 庖壞dan)心(xin)是(shi)現實(shi)的,真實(shi)的。

正向效應
也許資(zi)金沒(mei)那麼重要(yao)

然而,如果換(huan)一種視角考察一下,會(hui)發現資(zi)金本(ben)身並沒(mei)有xin)敲粗匾yao)。1992年巴(ba)西里約聯合(he)國環境與(yu)發展大會(hui)上(shang),發達國家表示其國際shi) 乖 zhu)支出不低于(yu)其國內生(sheng)產總值的0.7%。事實(shi)上(shang),除了極(ji)少數經濟體量較(jiao)小(xiao)的北(bei)歐國家外,體量較(jiao)大的發達國家沒(mei)有一個兌(dui)現其政治承諾。

求(qiu)人不如求(qiu)己

中國實(shi)現聯合(he)國千年發展目標,並沒(mei)有依靠(kao)多少來(lai)自(zi)發達國家的nao) zhu)。而且,即使(shi)是(shi)氣候變化資(zi)金承諾兌(dui)現,也不可(ke)能滿足(zu)發展中國家應對氣候變化的巨(ju)額需求(qiu)。


在這種情況下,特朗普的退shun)觶 黴朔贛小(xiao)白zi)金依賴癥”的國家和人們一記猛棍,使(shi)他們開始認同(tong)“丟掉(diao)幻想,腳踏實(shi)地,擼起(qi)袖子,行(xing)動(dong)起(qi)來(lai)”。


3
對美國不作為的擔(dan)心(xin)

負(fu)面沖擊

美國經濟體量kan)蟆?司a href="http://www.tanjiaoyi.com" target="_blank" class="relatedlink">碳排(pai)放高,如果美國不采取減排(pai)行(xing)動(dong),必(bi)然huan)岫浴鞍ba)黎目標”產生(sheng)巨(ju)大的負(fu)面影響(xiang)。事實(shi)上(shang),特朗普不僅(jin)拒(ju)絕提(ti)供支持國際應對氣候變化的資(zi)金,對美國國內的減排(pai),也廢除了許多積極(ji)政策,減少了聯邦政府的經費支出。影響(xiang)是(shi)顯然的。


正向效應

然而,如果我們實(shi)際考察美國的歷史(shi)與(yu)現實(shi)dan) dan)心(xin)自(zi)然huan)嵯狻/div>

從歷史(shi)而言,美國退shun)觥毒┐家槎ㄊ欏泛螅 shi)際上(shang)仍然在低碳的道路上(shang)前行(xing),總量和人均水平均處于(yu)下降通道。美國從20世lan)0年代的人均碳排(pai)放二氧化碳超(chao)過20噸/年,已(yi)減少到2016年的人均不足(zu)16噸/年。這一趨勢是(shi)必(bi)然的,不huan)嵋蛭﹤虻?哪承┬叩髡zheng)而終(zhong)止。

從現實(shi)而言,低碳是(shi)大勢所(suo)趨,是(shi)競爭力(li)所(suo)在。美國的地方政府和企業部門(men)不可(ke)能主動(dong)放棄其優勢pin)木赫匚弧4佣蘊乩勢脹順(shun)觥棟ba)黎協定》的反應看(kan),許多美國地方政府和企業表示仍會(hui)繼續低碳行(xing)動(dong)。

4
對可(ke)能滯(zhi)緩低碳技術進步的擔(dan)心(xin)

負(fu)面沖擊

研發投入(ru)具有時滯(zhi)效應,也具有不確定性(xing)。因而,許多國家在財政預(yu)算中xin)貿 歡 壤li)的額度,用以支持低碳技術的研發和補貼。例(li)如風電、光伏發電的上(shang)網(wang)電價、純電動(dong)汽車的補貼、低碳建築的政策優惠(hui)等,對于(yu)低碳技術的研發和推廣應用,起(qi)到了“四兩撥千斤”的良好效果。如果美國聯邦政府消減支持研發的財政投入(ru),則(ze)可(ke)能滯(zhi)緩低碳技術的演進。
正向效應

但從某種角度上(shang),政府的財政投入(ru),多“有xing)xin)栽(zai)花花不huan)睢保(bao) 笠檔淖zi)主研發,則(ze)“無意插(cha)柳柳成(cheng)蔭”。美國的特斯拉(la)純電動(dong)汽車dan)  皇shi)靠(kao)政府財政研發投入(ru)推出的。《巴(ba)黎協定》目標所(suo)給出的巨(ju)大的市場預(yu)期(qi),已(yi)經形(xing)成(cheng)一只巨(ju)大的“看(kan)不見的手”bao) 富hui)著(zhou)投資(zi)商、企業家和社會(hui),大力(li)投入(ru)低碳技術。

5
對全球氣候治理(li)領導力(li)缺(que)失(shi)的擔(dan)心(xin)

負(fu)面沖擊

冷(ling)戰結束後,美國一國獨霸(ba)的單極(ji)世界給國際社會(hui)造成(cheng)一種心(xin)理(li)預(yu)期(qi),“國際社會(hui)需要(yao)美國的領導,需要(yao)美國主持國際事務。”在世界銀行(xing)xiao) 駛醣一 櫓 約笆瀾緱騁鬃櫓 仁瀾緹 米櫓 校 攔幕hua)語地位顯然是(shi)強勢pin)摹/div>

人們在意美國,是(shi)因為美國的強勢。但是(shi),這種格局在變化。

美國的能源消費處在下降通道

世界能源的消費格局中,美國從20世lan)0年代佔(zhan)世界總量的29%到jiao)衷詰6%;美國佔(zhan)世界總產出的份額,也從20世lan)0年代的40%下降到2016年的25%左右︰處在下降通道。

新興經濟體在上(shang)升

而同(tong)期(qi)能源消費佔(zhan)比,中國則(ze)從7%上(shang)升到23%,佔(zhan)世界總產出的比重也從不足(zu)5%提(ti)升到16%左右。新興經濟體在世界的地位,處于(yu)上(shang)升通道。這樣,不論中國、印度等新興經濟體是(shi)qian)fu)已(yi)做好準備fu) 急煌頻(pin)攪巳 蛑衛li)的前台。


正向效應

中國、印度等新興經濟體雖(sui)不可(ke)能取代美國,但與(yu)歐盟(meng)和其他發展中國家一起(qi),也會(hui)表現出責任擔(dan)當bao) 換(huan)崛謾鞍ba)黎氣候進程”停(ting)滯(zhi)不前,更不huan)嶙zi)行(xing)終(zhong)止“巴(ba)黎氣候進程”。

針(zhen)對特朗普要(yao)重新談(tan)判的表示,歐盟(meng)主要(yao)國家領導人一口回絕,絕不重新談(tan)判,中國、印度等新興國家立場堅定,維(wei)護《巴(ba)黎協定》。因而,國際氣候治理(li)架構會(hui)進一步強化而不是(shi)弱化。

中國應積極(ji)引領,有限(xian)擔(dan)當

由于(yu)中美在促成(cheng)《巴(ba)黎協定》的談(tan)判和生(sheng)效方面的努力(li),一方面使(shi)得(de)國際社會(hui)包括美國官方在內的聲音(yin)呼喚中國填補美國退shun)雋糲碌目杖que);另一方面,中國國內也有xing)磯嗌yin)認為美國退shun)齦酥泄ji)會(hui),中國應當仁shi)蝗茫 dan)當全球氣候治理(li)領導者的角色。而筆者認為,中國應發揮(hui)“積極(ji)引領,有限(xian)擔(dan)當”的角色。

為何(he)中國要(yao)積極(ji)扮演這種角色

關于(yu)領導者角色,首先要(yao)有一個明確的界定或(huo)理(li)解。領導者具有壟斷地位、主導地位、引領地位、貢獻地位、參與(yu)地位等多種層(ceng)次。“冷(ling)戰”期(qi)間(jian)美甦爭霸(ba),競爭主導權;“冷(ling)戰”結束後的單極(ji)世界,美國具有相(xiang)當程度的壟斷地位。

顯然,中國不具備“超(chao)級大國”的地位和思維(wei),但是(shi)立場堅定,貢獻有力(li),走在前面,具有引領者地位。這也就意味著(zhou),中國的領導者地位,不huan) shi)去主導,更不huan)嵫扒qiu)壟斷。

即使(shi)是(shi)經濟、政治、軍(jun)事具有壟斷和主導地位的國家,在國際事務中沒(mei)有也不可(ke)能承諾資(zi)金、技術和“大躍進”式的減排(pai)目標,中國沒(mei)有這個能力(li),也沒(mei)有必(bi)要(yao)在資(zi)金、技術上(shang)填補美國退shun)雋糲碌目杖que)。

中國作為氣候進程引領地位的領導力(li),可(ke)以借(jie)鑒美國,授之以道為要(yao),授之以漁次之,授之以魚再次。授之以魚,主要(yao)是(shi)宣介“魚”的存在和機(ji)遇(yu)。授之以漁,主要(yao)是(shi)傳播捕“魚”的方法(fa)。授之以道,主要(yao)是(shi)開導轉觀念、轉方式、自(zi)主創新。

中國改革(ge)開放後的工業化、城市化進程,並不是(shi)靠(kao)發達國家的經濟援助(zhu)實(shi)現的,實(shi)際上(shang),發達國家的nai)蕹chang)援助(zhu)十分有限(xian)。真正推進中國經濟發展的,是(shi)改革(ge),是(shi)市場。

因此(ci),給錢給物只能是(shi)少量的、次要(yao)的;關鍵是(shi)價值理(li)念和市場機(ji)制pin)墓菇 <詞shi)對于(yu)發達國家,《巴(ba)黎協定》也沒(mei)有明確規定有法(fa)律(lv)約束意義(yi)的“絕對”擔(dan)當。不論是(shi)減排(pai)目標還gu)親zi)金貢獻,不僅(jin)具有資(zi)源屬性(xing),而且具有市場屬性(xing)。例(li)如資(zi)金,就包括了私營企業的參與(yu)和貢獻。

國際社會(hui)和美國國內所(suo)作出的反應表明,美國退shun)觥棟ba)黎協定》產生(sheng)的負(fu)面沖擊,繼而帶來(lai)的卻是(shi)正向效果。推進“巴(ba)黎氣候進程”bao) 泄囊斕匚徊豢ke)或(huo)缺(que),但也不可(ke)急于(yu)求(qiu)成(cheng),只能有限(xian)擔(dan)當bao) shun)勢作為。

巴(ba)黎協定
《巴(ba)黎協定》是(shi)2020年04月01日在巴(ba)黎氣候變化大會(hui)上(shang)通過、2020年04月01日在紐約簽署的氣候變化協定,該(gai)協定為2020年後全球應對氣候變化行(xing)動(dong)作出安(an)排(pai)。中國全國人大常(chang)委會(hui)于(yu)2020年04月01日批準中國加入(ru)《巴(ba)黎氣候變化協定》,中國成(cheng)為第23個完成(cheng)批準協定的締約方。

作者︰潘(pan)家華(hua)    中國社會(hui)科學院城市發展與(yu)環境研究(jiu)所(suo)所(suo)長, 研究(jiu)員。國家氣候變化專家委員會(hui)委員、國家外交政策咨詢(xun)委員會(hui)委員(2010-2014年)、北(bei)京市政府專家顧問委員會(hui)委員(2012年至今)、《城市與(yu)環境研究(jiu)》主編。主要(yao)研究(jiu)領域(yu)包括可(ke)持續發展經濟學、可(ke)持續城市化、土地與(yu)資(zi)源經濟學、世界經濟等。
文章節選改編自(zi)︰
潘(pan)家華(hua). 負(fu)面沖擊正向效應—美國總統特朗普zhao)紀順(shun)觥棟ba)黎協定》的影響(xiang)分析. 中國科學院院刊(kan), 2017, 32(9): 1014-1021.
奥博平台官网 | 下一页